考研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人人连接登陆

 
查看: 8742|回复: 72

[外国哲学] [重发]两年考复旦外哲的一些经验和想法

[复制链接]

1

主题

30

帖子

100

积分

一般战友

Rank: 2

精华
0
威望
2
K币
98 元
注册时间
2017-5-20
发表于 2017-5-20 18:0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科所学原是毫无崇高和精神可言的工科专业,当然这个界定是整个地建立在哲学的视域之上的。大一时候的我在西北某校选修了邱老师的《西方哲学史》课程,便觉得一道光芒由外及里穿透我的内心并照亮那缺乏根据的生活世界,我便开始阅读一些近代的哲学著作。那时候的生活是这样的,对工科的课业只有一种外在的强制力量才可以勉强参与,而哲学的课,则似乎对我有无穷无尽的吸引力。大二的时候对哲学了解也不多,就顺着哲学史似懂非懂地读了读康德的第一批判,然后开始尝试接触黑格尔的《精神现象学》。读到《精神现象学》的时候我惊呆了,因为读康德虽然整体上不懂但一句一句话的大致含义还是有个纹路的,但是到了黑格尔这里,简直每个句子都不懂。黑格尔的著作一开始对我就有一种特别的魔力,当时我在想,黑格尔能够留名哲学史并构成近代和现代哲学史的分界,那么他肯定不是一个无病呻吟装神弄鬼之徒,既然如此,那么艰深的文本下面必有深意,而且一旦把握了这个深意,也许对世界的理解会大不一样。于是在图书馆找了关于黑格尔的其他书籍,尝试看了邓晓芒《黑格尔辩证法讲演录》和贺麟《黑格尔哲学讲演录》的一些章节,以及贺麟翻译的给了我巨大鼓舞的《黑格尔 黑格尔学述》。但是感觉仍然是,知道了黑格尔想干什么,但怎么做到的,还是隔着一层,并且一读《精神现象学》就全盘不懂。没有办法,病急乱投医,我利用网络资源找到了邓晓芒老师句读《精神现象学》的课程和一直到第68讲的文字整理版(当时句读的书连第一卷都还没出版),于是就着那并不很清楚的黑格尔句读课程生啃了精神现象学的三分之一篇幅。当时无比崇拜邓晓芒老师,就像如今的许多邓粉一样,认定邓公是“国际顶尖的德国古典哲学研究者”,毕竟对当时没见过“世面”的我来说,既懂黑格尔又懂Marx康德,是件可望不可即的事情。这整个地发生在大二。但也正是随着对哲学课程的深入,我的工科课业不再名列前茅,一系列课程开始高挂黄灯。
说起决定“专业”钻研哲学(哲学不应该是一个“专业”,这个也按下不谈),那是在大三上的10月份。那时我几乎成了一个黑格尔主义者,觉得从黑格尔的立场出发去重构现实极其有快感。是的,那时我正式进入了“民哲”时期。不仅喜欢读黑格尔,还喜欢用黑格尔的概念和句式来写东西、生产一些“文本”。当然现在来看,黑格尔的句式其实依赖的是日常德语中固有的严谨和特有的长处,并且整个地将日常思维连同日常语言连根拔起,后世维特根斯坦以及日常语言学派哲学家如果能“真正”进入黑格尔,那么对于自身从事的哲学工作也许不会那么有信心。那也是我读书最有“快感”和激情的时期。与之相随的,是生活世界的不断窄化。生活就是读书、吃饭、睡觉、写文章以及陷入“自己拥有智慧”甚至在计算自己什么时候能成哲学家这样一些幻想中。逛街、游戏、上课、甚至和同学的最起码的交流和交往都几乎全盘退出了生活的舞台。那时的生活就是一团自身内建立尺度的火,并且把外在的东西全部扔进去融为一炉。那时候爱喊(在头脑中喊)的口号是“黑格尔主义千秋万载一统江湖”。也许那样的状态很接近疯狂吧。世界消失了,又在头脑中重建,作为中介的是概念的客观性。同样是大三上10月份,伴随着决定三跨复旦外哲的这一决定,还有一个至少同样疯狂的想法,“我要用德语考!”尽管那时候的我德语仅仅学会了发音,但我仍然不认为这是什么根本的困难。用德语做黑格尔而不是中文和英文,我认为是最起码的素质。大三期间,除了黑格尔的阅读外,还读了读张汝伦老师的《存在与时间释义》,开始入海德格尔这个坑,像读康德一样,似懂非懂的成分居多,但大致上领略了现代西哲的天地,并且初次见识了张老师的旁征博引和严谨细致的思路。很多看似很玄的东西经过张老师一解释,海德格尔变得不那么神秘。由于自觉自己形而上学的功力不足(因为海德格尔在这方面更多是批评者),对海德格尔的话语远远没有黑格尔的话语那么有共鸣,于是海德格尔还不到在我自己的道路上唱正台戏的时候。
那个时期生活由两个部分组成,一部分是期末考试月(工科的课程强度和数量,上过工科的都懂,所以是“考试月”)时期突击专业课,只能在晚上的时候摸一摸平时爱看的黑格尔著作的封面,另一部分就是日常读哲学了,这样的时光当然过得非常快了。翘课翘作业翘实验,在提心吊胆中享受思辨的乐趣(当然现在看来哲学不应该是思辨,只不过那时这个道理我还不懂)。

很快到了大四正式备考期(如果大三阶段算是预备期的话),德语和哲学史,加上几本原著,构成了我一战考研的主要战线。哲学史内容的理解,对于常读黑格尔的人来说不是什么难事,但对我来说困难的是,如何把这些依赖于黑格尔术语才能得到理解的东西,用清晰流畅的语言表述出来(出于初试答题的需要)。对于中哲来说就没那么幸运了,盘桓在我头脑中顽固不化的是邓公的一些批评和贬低,将中国哲学视为乡愿和缺乏思辨的“僵死”的东西,构成我头脑中挥之不去的教条,于是第一年的考研虽然对中哲有所准备,但是我依然不敢在卷子上选择中哲的题目。7-10月这几个月,也是通过对Marx早期著作的阅读,感觉对我之前的世界观是当头一棒,世界的进程开始从意识引渡到世界,并且人的活动本身在世界深处回响,似乎在这里黑格尔思想的活力有了全面的释放,人类能够将现实的矛盾从概念的阴影中独立出来并且自行展开,人类历史“真正地”开始了(这个感悟与我当时对黑格尔的理解基本上停留在《小逻辑》和《精神现象学》的上卷有关系)。当然到了大四上的11月份,我发现哲学史的一些观点实在是背不过(我只是一个工科生,原谅我吧从高中起就没背过东西了。。。),没办法又把黑格尔哲学史请了出来,一看果然非常清楚(因为我对黑格尔的文本熟悉的缘故吧,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我相信读黑格尔的哲学史是有困难的),因为黑格尔把近代思想家各自的缺陷和整个的体系说得十分清楚尽管晦涩。于是整个从笛卡尔到康德费希特的哲学史笔记我就全部按照黑格尔的观点整理了一遍。经过一次对黑格尔话语的“悬置”和回归,我发现我对黑格尔的理解又深入了一点,开始对黑格尔为什么用如此奇怪的术语和话语有了一点点感触。现代西方哲学没办法(因为没有黑格尔的哲学史可以看),只能选择性地抄书(我喜欢用电子笔记,打字比抄写快得多并且方便修改,后期打印下来背就可以了),梅洛庞蒂说过,现代哲学都是从对黑格尔的批判开始的,但通过这次整理,能够感觉到几乎所有现代西方哲学家对待黑格尔只是在门外叫骂而已(尤其是19世纪哲学家以及早期的分析哲学家)。就这样,对着笔记背一遍忘一遍再背一遍……忘记了终究有多少遍了,直到12月底感觉哲学史发展的脉络深深地印在了脑子里,对那些具体背诵的内容全都忘了,但都可以用自己的话表述出来。再加上对待政治,由于当时我对Marx恩格斯的许多话有深层的共鸣,于是背起来不怎么费力,政治也复习得不错。于是信心满满,我上了考场。当时悬而未决的问题是,在阅读黑格尔的时候经常感觉Marx的批判未必尽意,而读Marx的时候又感觉非常合理,但深入研究不符合当时备考的高压环境,于是强行把这个问题压下去了。
但是上天似乎并不想让我的考研至此结束,考研第一天下午看到复旦自己出的德语卷子,我感觉脑袋嗡嗡地响,一遍又一遍地算有没有上50分的可能性,因为全部是基础的语法:语法单选、词义辨析、介词填空、句型改写、作文、首字母填空!!而当时我复习的重点是四六级词汇和阅读……更搞笑的是,这些看似很基础的语法题里面有大量的词我不认识!从考场出来后,我就打电话给老妈,说今年考不上了,明天考不考都无所谓了。放下电话后自己躲在没有人的地方默默流泪,扪心自问,我还是努力了的,尽管可能路线不太对。但想想,本来也没打算一年就考得上,娘希匹,明天老子就当看题目了。既然这次当试水,那么我心里怎么想就怎么写,黑格尔的术语我照样搬上卷面,看看能得多少分。
结果第二天的题目非常适合我做,上午一道“黑格尔的美是理念的感性显现”,下午“黑格尔的历史哲学”和“黑格尔《精神现象学》对怀疑主义的论述”,看了这些题目我一楞一楞的,就似为我量身定做一般,既欣喜又遗憾,如果不是昨天的德语卷子,今年必上无疑。最后的分数是,政治70,德语37,哲学综合132,外国哲学史118。那一年大家的专业分数还是总体很低的(因为可选择项很少),并且我自己的分数还是很符合自己的预期的。然而还是因为德语,我与复试无缘了。这次一战给了我两个信号:第一,德语拿下,第二年不成问题!第二,复旦可能欣赏考生适当发挥,并且不反感黑格尔。这两个信号,也将大致规定我的第二年考研的坎坷之路。

记得在一战考完后及寒假(1月份和2月份),我接触了张汝伦老师的黑格尔课(感谢同济爱卢梭学长的辛勤的录音和分享工作,实在是哲学学人的一大福音!),惊奇于张老师的见识和深度,以前一直认为他是海德格尔和中国现代哲学的专家……而且最奇的是,他对黑格尔的解释往往一竿子打到要害,这个是和邓晓芒老师根本不同的。邓公可以一段段地解释,但于其大体和黑格尔基本精神的把握是不讲的(也不是完全忽略,在此仅仅是相比较而言),而张老师往往一语中的,并且随时把黑格尔放在与其他哲学家的对比之中,其功力不下在其书中的表现(相比很多老师写起书来旁征博引论证严谨而一到课堂上就捉襟见肘)甚至我怀疑在讲课时候的张老师恐怕才是真正表现其功力的时候,对写书写文可能倒在其次……我直觉国内可能没几人有此水准。不管怎么说,我对黑格尔的理解开始入其门登堂入室,读起黑格尔来不再感到隔着一层,也不会对其概念的使用感到莫名其妙,由于张老师的影响,对现实的关怀开始替代概念的演绎,我开始认识到黑格尔概念辩证法背后的现实考虑以及对个体实现的努力。这时候读起《思辨的张力》和《精神现象学句读》(以及开始出版了)来总感觉逻辑不够清晰、很多时候由于是邓公课堂讲课的原因跳跃性很强并且视野总体上没打开;但张老师课堂上对我的理解的突然激发却恰恰源于之前长期读邓公句读的积累,对于邓老师的辛勤和严谨的工作我抱以同样的敬意和感恩!
这段时间,对哲学的迷茫也在很大程度上消失:哲学不是成为什么什么专家,而是成为哲学家、思想家,而成其为后者的,要求的是毕生的心血,对哲学家的解读要和现实联系、要和其他哲学家(强行)对话。对《大逻辑》的关注开始上了日程,与之相伴的还有一本好书斯退士《黑格尔哲学》(感谢黑格尔小组之元老、学友exaloha君的推荐)
(2016.3-6月忙于毕业和在英德学德语,于哲学上乏善可陈)
如果说一战的时候,在我的意识内部还是黑格尔对其他哲学家以及Marx对黑格尔的批评的话,那么到了二战的备考期间,则是黑格尔、Marx、海德格尔三人混战的局面了,以及在三人后面隐隐发挥作用的亚里士多德。
(这段时间正式加入了qq黑格尔小组,和慕雪、卢卢还有exahola交流和理清了许多问题,一并感谢!)
(学友慕雪君、现qq黑格尔小组组长,对黑格尔的阅读和理解远胜一些做黑格尔的前辈,考虑到他现在(2017年)才念大二,实乃后生可畏,中国哲学界之希望也。)
张一兵《回到海德格尔》在清理其他哲学家对海德格尔的误读上还是有不少总结性的贡献的,并且打开了一条从Marx而不是胡塞尔进入海德格尔的可能性,即与世界的关联就是与物的连带关系减去生产的维度,以及从此诞生出的在最核心的位置上就开始反对技术主义的道路。庄振华(张老师的弟子)的《黑格尔的历史观》让我耳目一新,其对黑格尔的理解能够牵连出《大逻辑》来并且放在整个西方哲学历史的背景下进行定夺,对黑格尔的批评不流于“照着骂”。以下问题开始浮现:历史是概念史、生产史还是存在史,对哲学的追思是否一定是目的论的,是否一定是主体性的?开端的敞开如何可能?在这个视野下,读了朱刚的《开端与未来》,感受到了现代西哲的重大困局(朱刚老师对黑格尔的批评基本上还是照着说的),但是通过这些阅读,我明白了黑格尔其实走的是一条很独特又极高明的路子,洞悉了概念后面的深渊之后又试图将这一断裂彻底融化到概念内部(与阿多诺等不同)。但是又有一个绝对主体盘旋在上空,从而是目的论的系统。海德格尔倒是颇为清新独特,生活的地位似乎被恢复了不再从概念系统内部苟活,并且概念的流变背后其实是时代存在方式的变更,而这一最基始的视域在黑格尔那里又是全盘依靠概念带动的。。。海德格尔在某种程度上,成为此一阶段思考的主题之一。并且通过《形而上学导论》和《哲学论稿》还有《尼采》,我跟着海德格尔漫步到了西方哲学的“第一开端”(柏拉图、整个早期希腊),张振华的《斗争与和谐》是研究此主题的不错的书,只是缺乏和其他哲学家的会通,从而还是海德格尔的一言堂,但其整理工作和希腊语德语功底是让人折服的。韩林合的关于《哲学研究》的解读也看了一些,甚至《时间与存在》和《胡塞尔现象学》,《文本的深度耕犁》以及《回到福柯》、《拉康》、《无之无化》、《二十世纪西方Marx主义》、《思辨的希腊哲学史》等等。也在维特根斯坦和胡塞尔的立场上迷茫过,但随即感觉根本上不外乎黑格尔对于概念自为存在和交互作用的恢恢大网,而且维特根斯坦那种貌似贴近日常的概念清理工作从叔本华Marx以来的对“概念”(Begriff)和“精神”(Geist)的“降格”(作为一个外观,它就是尼采说的虚无主义)分不开。总体上感觉除了黑、马、海之外,其他基本上没有什么深的很了不起的东西(当时我还没认识到在背后的那个亚里士多德,这种认识是在我初试之后的事情了)。另一个感触就是,现在西方哲学研究已经从单个哲学家的介绍性研究(重要哲学家的引入,大致上到本世纪初就完成了)进入到多个哲学家之间围绕一个共同话题展开对话和会通的阶段了,而这整个的转变仍然跳不出黑格尔“一人”的体系——无非是作为概念的主题在多个系统之间的展开而已,尚未发展到各个主题(概念)自身就是全体的阶段,如果在这里能够允许我表达一下对哲学研究工作的看法的话,那就是,哲学史是一张立体地图,每个哲学家的深入理解都会变更整个地图的整体结构,而对全景的一览只能建立在对各个哲学家都非常非常熟悉(当然通过读原著和文献来达成)的基础上令各个哲学家的争吵自行展开又复归其位。这个立体地图才是哲学要达到的。对任何一个哲学家理解的不足都可能导致你在哪怕“自己的领域”深度都不够!——基于此,我又感受到Marx和海德格尔那里貌似对黑格尔自信的批评背后的先天不足,但也仅仅是感觉而已。
总之这几个人物在我备考二战的时候争吵不休,直到12月份也不见停。这样的一个直接后果就是,这种不间歇的往复运动根本上摧毁了那些哲学史教材上的“结论”,出于这些教材概念使用的先天不足,从而尚且游走于单个哲学家的深入和多个哲学家的对话的“之间”,并且这个“之间”不是超越性的回返而是由于深度的不足导致的暧昧不清。。。于是二战基本上我决定自己整理一遍哲学史的观点,而对教材上的一些东西采取大体上放弃、细节上征用的态度。比如对古希腊的整理,我基本上采纳了卿文光的理解,即基于黑格尔逻辑学对古希腊基本面貌的把握和批评,当然由于时间限制我的笔记成了卿氏黑格尔的自说自话,如果把海德格尔的一些观点加进来对话,那么对古今之争的忽略也许就能“自觉”到,从而更高程度上的对黑格尔和古希腊的把握就能实现,当时未能做到(也许这种“今人的狂妄”成了二战初试的重要失分点)。但一种向生活世界的回返不管怎么说由于Marx的运思已经开始了,但辩证法又变成了由于对人之本身、劳动之本身的先理解才得以展开的东西,这样一来,人的活动就脱离了概念的整体了,对一个价值的实现代替了黑格尔的那种对民族精神的把握和定夺,个别精神的斗争场被拉回到生产-历史的维度上来,全体性的运作和个体的生成被扁平化处理了,从而使得Marx根本上低于黑格尔,至于所谓突破点的感性活动云云,只是辩证法运转的核心从“精神”(Begriff)和“概念”(Begriff)向“理性”(Vernunft)和“精神个体”转变的一个侧显而已,殊不知感性活动自身在黑格尔的1830年版《哲学全书》中的469-482节早就表达过了。在这个意义上,我对Marx本人的思想不再信仰,这样一来,我复习政治也无什么激情可言了,成了一种外在的应付。而海德格尔对黑格尔的克服就时间性理论来说,一方面拒绝概念落入时间(逻辑学与自然哲学),另一方面拒绝时间回到精神(法哲学和历史哲学),从而海德格尔的言说从其开端处就是有其“裂缝”和“离-基之深渊”(Ab-grund)的,这样一来用单一理念统摄历史的做法就被规避了,历史包括哲学的历史不再是线性的前进史,从而变成了第一开端向另一开端的回响和传送而不再是理念史。但理念的编织从来不是单一理念的自我返回,而是一个不同理念相互延异并且生成新理念(精神)的过程,在这个意义上,黑格尔的历史观不是闭合的,只不过不管如何,历史的演绎总能被理念之光照亮从而可以被理解,并且按照不可避免的“个体性”(个别性,不是单个的人)视野,过去的萌芽状态总是被编织为自在的……的形式,从而是被回溯过去的,在这个意义上,根本不存在自足的“古典本身”,这个也是符合现象学(不是精神现象学,而是二十世纪的现象学)的运思思路的,从而黑格尔的历史终结论还真不是喊几个裂缝唱几句延异或者再新搞几个词就能规避的了。如果再和“求新”、“进步”等等被Marx归为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东西结合起来,由于新理念的诞生和实现之不断重复,黑格尔的体系实在称得上是资本主义的形而上学奠基和本体论证明,但遗憾的是,Marx批判黑格尔是资本主义的并不是在这个高度上进行的,从而根本上跳不出黑格尔这个如来佛的手掌心(这个比喻取自张汝伦老师)。退一步来想,共产主义构想又何尝不是一种“新东西”的“实现”呢?思至这里,就可以发现不仅Marx尼采,甚至深刻如海德格尔也始终未抵达黑格尔哲学的最深层!正是在20世纪哲学家的批评中,我们得以丰富了那个黑格尔的形象,从这个意义上,哲学史工作绝不是“纸上谈兵”。庄振华老师的一个观点我非常赞同,那就是黑格尔的体系代表着西方人思维方式的一个梦想,某种程度上这个体系的完成意味着西方哲学的完成。甚至把儒家的传统思考进来(这一点我认可张老师,只有在西方哲学的尽头处才可能得到展开),黑格尔的体系也只能被改写而不能被超越,除非一个符合黑格尔原旨的有现实处境之活力的开展本身也能算得上是超越。这个是我直到目前仍然坚持的一个学术立场。回过头来看看,一些基于现象学或中哲的角度来写的批评黑格尔的文章是多么肤浅和不堪一击(遗憾的是,似乎在今天仍然有影响力)!
但在当时,我被几个哲学家搞得晕头转向,再加上压力与日俱增,去年背的脉络、框架基本忘了精光。由于基于“复旦欣赏学生发挥自己的观点”的信念(参见上文对一战的回顾),对哲学史有着自己独特框架的我也有一种谜之自信,而对于德语的学习已经在3-6月份基本上奠定了不错的基础,就这样上了二战的考场。
所以出了分数的时候我很震惊:政治60,德语70,哲学综合101(预期130+,有望冲到140+),外国哲学史128(预期130-140),总分359比去年仅仅提高2分!而且今年分数普遍比去年涨了10-20分!得知外哲第一名是415分,第二名是392分。然后我知道我悲催了,靠复试还有多大扭转的余地呢?。。。。。痛定思痛,我总结初试失利的几个可能的原因:(1)老师一看我没哲学史的观点,就认定我没怎么准备考试并且觉得我这样的水平就只值这个分。个人反应:难以接受且不太可能。(2)老师根本懒得去认真读我的观点和背后的想法,只是按照踩点给分。个人反应:十分可能,但不服气。(3)老师认真读了,但没读懂,于是认定我在一些题目上是胡说八道。个人反应:有可能,但我还能说什么呢…………。(4)老师认真读并且读懂了,但是出于个人立场对我的观点嗤之以鼻,即使看出了我胜于其他考生的苗头,但认为这种路子偏且固执从而在更高的含义上、我不如其他考生。个人反应:可能性不大,但一旦是真的,那我就是遇见大神了,我认,并认真反省。但不管怎么说,考虑如何逆袭是当务之急。今年(2017)的题目倾向于康德而不是黑格尔,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出于避免让大脑陷入那几个德国大哲无休止的纷争中的、从而让大脑混沌的危险的考虑,我就没读什么原著,回头看了看以前准备的论文,尤其是庄振华老师和张汝伦老师的论文重点读了,这时候觉得,(1)做学问当如张老师,写论文当如庄老师,一时得分的优劣得失又算得了什么呢,认真反省就对了,反正分数改不了了(申请复核了但没有任何回信)。(2)实在不行就三战,把黑、海、马、尼采以及亚里士多德的一些关节点理清楚,让观点更中正、有理有据。从斗争复归和谐,是黑格尔和Marx辩证法共通的一部分,尽管两者所谈层面不同,从而Marx显得更“躁动”一些,写东西论战意味很强。我的卷面论战意气也很强,需得转变,这个转变不是单纯用词和遣词造句层面的,更是关涉到根本的本体论层面。(3)把一些观点尝试用嘴巴说出来,尤其是当着好几位大牛的面,挺难。感受各位哲学家的背后之道体,反复思考怎么去说,强迫自己用语音而不是打字去和网上的哲友们讨论问题。复试之前,通过对这个道体的感悟和激励,抱着(再次)放手一搏的信念,我进入了复试环节。

接下来就是老生常谈,顺利逆袭了。(看过我上个帖子的人应该有印象)



虽然我和张老师仅一面之缘(还是在二战复试的时候),但对他的课堂录音和著作论文的学习构成我学哲学的一个转折点,也构成我从一战时候的青涩向如今已有很多见解的重要转折。张老师的格局和学问再次激发了我对哲学的热情。在这里向各位学友推荐。(但我在这次文章中的观点并不能代表张老师的观点,只是晚辈末学的一点粗浅见解,还请方家指正。)



再统一回复几个可能的问题:(1)背诵之于哲学应试。应该说,复旦是很反对背诵的了,但对于一些框架和线条的梳理和背诵式掌握仍然是极其有用的。傻瓜式的背诵相信现在也没几个人在做了,但在理解的基础上背一些,是必要的。一些学校的试题似乎是比较单一化、机械化的,我只能说,能忍就忍吧。
(2)对哲学家的正确理解和哲学史的记忆问题。应该说,哲学史的编辑是不太好的,导致很多水平不错的同学鄙视哲学史,情有可原,于是出现这样一个问题:水平高的人往往未必是成绩最好的那一个。这个问题,我只能说,真实情况往往是,觉得哲学史编的不好的人,你未必真的看懂了老学者如此编写的深意。狂妄而不自知界限,可能是很多水平不错的哲学学友(尤其是自学党)的通病。能否放下身段,在原哲学史的基础上修修补补以形成高质量的应试笔记而不是自以为是地抛弃之?
(3)黑格尔如何入门。这个问题,由于我自己下的是死工夫笨工夫,怎么快速入门我还真说不好,我承认我是走了弯路的。霍尔盖特《黑格尔导论》、庄振华《黑格尔的历史观》、张汝伦老师组织的论文集《黑格尔与我们同在》、罗伯特皮平《黑格尔的观念论》、斯退士《黑格尔哲学》、还一本叫《黑格尔与现代人的自由》都是不错的书,薛华前辈功力深厚许多观点都可信,这些东西都读读,记住一点,黑格尔本人的著作比研究他的著作要难读。读了这些东西的基础上,翻翻黑格尔各大讲演录的序言、前言、导论是个不错的选择。中国哲学界的在未来的成就将取决于对黑格尔的把握和修正!望诸君努力!由于本人外语水平不高,目前还局限在汉语学界,读书不多,甚感惭愧。
(4)中国学界能否出哲学家的问题。这个问题倒过来问就是,是否即使把哲学做到很好,也不过是一个不错的“某某某专家”?我将其拆解成三个子问题,(a)十九世纪叔本华对康德一知半解就可以引用和发挥,不耽误他是一个哲学家,但这样的人放在今天是否是哲学家?(b)二十世纪下半叶,学术体制走向健全,评价标准也日趋单一化,是否就不存在有深度思想的思想者了?(c)是否有可能,今日之哲学家有新的出现形式?
这三个问题的答案分别是,否,否,是。今日之哲学家,必兼具原创性和系统研究性,对哲学家的要求之严苛会导致这样的结果:很难再出哲学家了,但一旦出了,可能就真是哲学家,而不再是如叔本华那般往后放两个世纪就成了民哲之辈了。回顾中国哲学界的历史,真是一起步就撞上了学术体制迅速健全的列车,很多思想源头一开始就被打了一记闷棍,当然也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大量民哲,不管他是不是科班的、体制内的。但有一个事实(和cynbss就这个问题达成共识)我们必须铭记:目前可能还真没有一个哲学家,而中国哲学的希望在未来。
愿诸位精勤求学,敦笃励志,果毅力行,忠恕任事。愿哲学日出东方,旦复旦兮。
旦兮Hegel派
于2017年5月20日

来自Android客户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31

帖子

98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精华
0
威望
2
K币
96 元
注册时间
2017-4-10
发表于 2017-5-21 00:0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吾辈共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407

帖子

980

积分

中级战友

Rank: 3Rank: 3

精华
0
威望
0
K币
980 元
注册时间
2015-5-5
发表于 2017-5-21 14:4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获益匪浅
多谢楼主分享

来自Android客户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52

帖子

138

积分

一般战友

Rank: 2

精华
0
威望
0
K币
138 元
注册时间
2016-4-27
发表于 2017-5-21 15:3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100

积分

一般战友

Rank: 2

精华
0
威望
2
K币
98 元
注册时间
2017-5-20
 楼主| 发表于 2017-5-21 18:4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轻轻耶 发表于 2017-5-21 15:37
赞。

[龇牙笑]

来自Android客户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100

积分

一般战友

Rank: 2

精华
0
威望
2
K币
98 元
注册时间
2017-5-20
 楼主| 发表于 2017-5-21 18:4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曹愉 发表于 2017-5-21 00:05
吾辈共勉!

勉之。祝好

来自Android客户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100

积分

一般战友

Rank: 2

精华
0
威望
2
K币
98 元
注册时间
2017-5-20
 楼主| 发表于 2017-5-21 18:4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月光下的跳跃者 发表于 2017-5-21 14:46
获益匪浅
多谢楼主分享

一起加油

来自Android客户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407

帖子

980

积分

中级战友

Rank: 3Rank: 3

精华
0
威望
0
K币
980 元
注册时间
2015-5-5
发表于 2017-5-21 19:0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可以加个微信吗
11暖心

来自Android客户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0

帖子

100

积分

一般战友

Rank: 2

精华
0
威望
2
K币
98 元
注册时间
2017-5-20
 楼主| 发表于 2017-5-21 19:0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月光下的跳跃者 发表于 2017-5-21 19:06
可以加个微信吗
11暖心

把你微信号留一个吧。

来自Android客户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407

帖子

980

积分

中级战友

Rank: 3Rank: 3

精华
0
威望
0
K币
980 元
注册时间
2015-5-5
发表于 2017-5-21 19:5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①⑤⑤⑧⑦②⑤①⑥②⑦

来自Android客户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人人连接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您还剩5次免费下载资料的机会哦~

扫描二维码下载资料

使用手机端考研帮,进入扫一扫
在“我”中打开扫一扫,
扫描二维码下载资料


关于我们|商务合作|小黑屋|手机版|联系我们|服务条款|隐私保护|帮学堂| 网站地图|院校地图|漏洞提交|考研帮   

GMT+8, 2018-1-20 21:11 , Processed in 0.171005 second(s), Total 11, Slave 11(Usage:8.5M, Links:[2]1_1,1)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7 考研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 关闭